創意傢俱

關於部落格
傢俱飾品
  • 1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委內瑞拉女性痴迷整容 外媒:顏高於一切

  參考消息網11月17日報道 外媒稱,所有女性都希望自己變得更美,委內瑞拉女性尤其愛漂亮,有些甚至對美容達到了痴迷的程度。雖然受到經濟危機衝擊,並面臨化妝品短缺,但這並沒有妨礙已經擁有13位世界小姐和環球小姐的委內瑞拉的女性追逐美麗。過去2年,委內瑞拉美容整形手術數量飆升了將近300%。   據西班牙《阿貝賽報》11月14日報道,在國際選美大賽上,委內瑞拉小姐通常是后冠的有力競爭者。這股影響力促使越來越多的委內瑞拉女性更加關註自己的外貌,並希望通過整容手術讓自己變得更美。看到自己的同胞在舞臺上展現風姿,她們也躍躍欲試。很多人認為,即便無法參加選美大賽,變美至少可以讓自己更加自信,在職場更加受歡迎。   據調查,86%的委內瑞拉女性認為美麗等同於幸福。換言之,將近九成的女性認為外貌高於一切。在她們眼中,社會貧富差距嚴重、普通百姓缺食少藥都不是問題。   統計數據顯示,委內瑞拉國內接受整容手術的人數僅次於巴西、美國、墨西哥、德國和哥倫比亞,排名世界第六。雖然遇到經濟危機,最近幾年來該國接受整容收入的人數依然呈現大幅增長的趨勢。   在委內瑞拉,沒個小時就有26個人為了變得更美而接受整容手術。2013年有231742個委內瑞拉人接受了出於美容目的的整容手術。這個數字從2011年的8萬例增加到2013年的23萬例,僅僅兩年就大幅飆升了285%。   考慮到人口規模,委內瑞拉人口中接受整容手術的比例可能會躍升至世界第一位,比例高達每1000人7.6例,超過巴西的7.4例和美國的6例。換言之,每150個委內瑞拉人就有一個接受過出於美容目的的整容手術。   在委內瑞拉,整容醫院中的常客是從事模特、演員、電視主持人、秘書等職業的女性,但也有經濟能力較差的女學生。豐胸手術和吸脂手術是最受歡迎的項目。去年有38500個女性植入了胸部填充物。把這些填充物加起來可以填滿4個體育場。此外,體雕、隆鼻、換膚等手術也備受委內瑞拉女性的青睞。   在這個已經被打上“美女之國”標簽的國家,女性只要有機會就會接受整容手術。專家指出,社會壓力也是造成越來越多委內瑞拉女性熱衷於整容的主要原因。有些人一開始選擇了無需動手術的微整形,但卻一發不可收拾,最終整容成癮。另一方面,由於缺乏法律監管,非法的美容診所和違禁美容產品走私在委內瑞拉也愈發猖獗。      【延伸閱讀】演員赴韓整容變毀容 維權反被醫院控詐騙犯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三名慘遭毀容的女子舉著整容前的照片勇敢地面對記者鏡頭說:“我們露臉是為了給想整容的女孩做一個警醒!”   羊城晚報11月12日報道 三位漂亮女孩分別赴韓整形,沒想到手術失敗鼻歪臉斜,且發生長達幾個月的術後感染。同病相憐的三人在韓國維權過程中結識。跨國維權異常艱辛,三人只好回國求助。昨日上午,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州一家醫院見到了這三位赴韓整形失敗的女孩,她們各自講述了自己不堪迴首的整容故事……   故事1   演員靳小姐   參加韓國選秀節目   赴韓免費整容失敗   靳小姐是一名影視演員,在2014年1月參加了一檔名為《許願清單2》的韓國選秀電視節目,接受赴韓免費整容。術後,她發現外貌離自己的想象有很大偏差:左右兩邊臉不對稱,顴骨一高一低,鼻子歪斜,最重要的是,自己最滿意的下巴被醫生縮了。靳小姐發現自己被騙後十分懊悔,她說:“手術後第二天就把我趕出院了,我一個人在外國又不知怎麼辦。”   在上海錄第二集節目前,韓國整形醫院承諾會給她作後期修複,條件是她要配合拍攝。“你們都不要相信那些節目啊,做個髮型化個妝還是很漂亮,可其實我的臉已經成這樣了。”靳小姐指著自己的臉說。節目結束後,院方沒有給靳小姐修複。據她透露,就連當初她報名的節目也只是韓國一家小電視臺的山寨出品。“他們當時是說《許願清單》是韓國和上海衛視合辦的,號稱是《Let美人》的中國版,最後我才發現根本就是盜用《Let美人》和上海衛視的名義,上海衛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靳小姐在異鄉踏上漫漫維權之路。但對此,院方態度十分囂張,“他們說他們國家的法律是保護整容行業的,而且合約里也清楚寫明瞭風險,我告不贏的,再鬧下去就要報警處理。”靳小姐告訴記者,所謂的合約她根本沒看過,簽字都是在她躺在手術台麻醉之後拿來讓她簽的。靳小姐無奈之下只能用橫幅在街頭抗議,沒想到院方居然把她的照片印出來稱其是詐騙犯。   故事2   商人陳女士   輕信整容黑中介   中國人害中國人   深圳人陳女士曾經在從事服裝外貿生意時,結識了來自中國青島目前已經加入韓國籍的高珍。高珍是陳女士在韓國進貨、補貨的翻譯。陳女士當時選擇她正是因為都是中國人。“我對她很好,每次去韓國都帶四五百元零食給她。她在一家百貨公司當店員,業績不夠時,我經常給她兩三萬人民幣讓她幫我買人參。”   合作一年之後,陳女士打算結束生意去留學。不料,得知消息的高珍持續4個月給陳女士打電話,邀請她去韓國整形。陳女士向記者展示了自己整容前的證件照,照片里的她五官端正,十分漂亮。陳女士說,自己做服裝皮膚不太好,高珍便說整容後臉會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陳女士說當時自己雖然心動,但是仍不放心,高珍瞭解後經常打電話給她說,“你什麼時候來啊,今天做完的一個姐姐變得很漂亮啊。”為了讓陳女士上鉤,高珍還稱自己介紹的這家診所不接待一般人,在這裡做的都是中國國寶級的人物,到韓國的診所後,診所甚至出示了一張國內某明星的照片稱是在自己這裡做的。   打消疑心的陳女士答應做鼻子手術,醫生竟要取她胸部下麵的一根肋骨。“我不願意,可是中介和醫生都說我必須得做”,陳女士哭訴。原來,醫生為了練習取肋骨而把她當成了實驗品,肋骨那裡疼了三年,線都沒有拆乾凈。   手術結束後,陳女士照鏡子發現不對勁,便找高珍詢問,沒想到對方稱還沒消腫,讓她不要說話。之後,陳女士也找過高珍討說法,沒想到對方稱自己並沒有拿過陳女士一分錢,並叫囂讓她拿出錄音來。“我哪裡有錄音啊,怎麼會想到這麼信任的人會騙我,兩個月之後,電話就不通了。”陳女士說。   中介找不到、醫院不管不顧,陳女士只能找韓國警方。誰想到,警方拿出厚厚一沓資料稱都是中國人整容失敗來維權的,跳樓的、自殺的比比皆是,但是真正維權成功的只有幾個,都是臉爛成骷髏的。   故事3   宓小姐   前後花去廿多萬元   鼻子沒變靚反毀容   同樣的遭遇也發生在宓小姐身上。宓小姐去年9月因受韓國整形真人秀及韓劇影響,決定赴韓整形。   到達韓國後醫生根據她的情況指出她鼻部稍有不平整,額頭較高,需做出鼻部綜合整形以及髮際線下移的手術設計,即頭皮掀起向下拉一釐米,手術費用共人民幣15萬元。   術後,宓小姐的鼻部開始嚴重感染,腫痛讓她徹夜難眠,而且額頭上出現疤痕增生。隨後五個月,因為鼻部感染問題,韓國醫院讓她服用抗生素,但沒有解決問題。年底,宓小姐再次赴韓修複,取出鼻假體。在她第二次修複時,她碰上一個韓國黑醫托,接受“安多泰”提升術和激光融脂瘦面頰部,共花費人民幣7.5萬元,術後出現右側臉部至太陽穴長期的疼痛、嘴角麻木、顴骨高聳、眼角明顯疤痕、下頜邊緣凹凸不平等問題。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儘管韓國是整形大國,但整形外科市場存在諸多問題,比如非法中介要求過高手續費,赴韓整形昂貴的手術費當中相當部分是中介費。此外,“影子醫生”代理手術也是詬病最多的地方,醫院很多對患者進行過多麻醉以隱瞞“影子醫生”操刀。   咨詢過專家之後,靳小姐和陳女士也紛紛回憶起上當受騙的環節……   靳小姐回憶說,為她實施手術的醫生是在韓國非常有名的醫生,而極其不專業的術後效果實在難以讓她與這位名醫對等起來。聯想到院方迴避推諉的惡劣態度讓她不得不懷疑是“影子醫生”操刀所致。   陳女士會英語,在手術後曾和做了手術的韓國人交流,她和我做了一樣的手術,但我的價格是她的10倍,而且韓國人可以分期付款,術前支付定金,術後看到效果滿意了才支付剩餘款項的。   法律專家   跨國糾紛維權難度大   廣州市大同律師事務所主任朱永平認為,三人的整容維權屬於跨國民事糾紛。如果雙方在手術前有簽訂合同,合同註明允許在出現糾紛時,可以選擇國際法解決糾紛的,那麼原告和被告可以選擇一個第三方訴訟地,比如香港或者中國內地。遺憾的是上述三人均沒有意識到跨國整容可能出現的意外,並未事先做好這方面的工作。因此靳小姐等三人維權的難度會更大,受害者只能在領事館的幫助之下,爭取更多的簽證時間,在韓國通過司法途徑維權,沿用的也只能是韓國的法律。   朱永平說,這些案例給有意赴韓整容的人帶來警示,整容前最好在律師幫助下,跟美容機構先簽訂詳細的合同。此外,整容機構最好選擇在中國有分支機構、有法律履行能力的,方便在發生糾紛時進行有效維權。   美容專家   整容選專家不要選國家   中國醫師協會與美容分會會長、廣州美萊院長高建華認為,其實韓國與中國乃至所有國家一樣,有好醫生就存在壞醫生。消費者在求美問題上,選擇的應該是專家,而不是國家。只要技術高超,具有行醫資質,是哪個國家的反而不那麼重要。赴韓整形確實存在幾個客觀問題,一是距離,長途跋涉造成抵抗力下降,感染幾率增加,術後匆忙返國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不利於身體恢復;二是信息不對稱,在單身赴韓的情況下,身處異國與醫護人員溝通困難,很容易因為言語問題而導致信息不對稱情況。因此,消費者切勿盲目受韓劇誤導,衝動赴韓整形。   對於如何避免遭遇中介的問題,高院長表示黑中介難以避免,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韓國整形。深受黑中介之苦的陳女士也建議千萬不要找中介,在金錢的誘惑下韓國的中介行業十分混亂。如果一定要去韓國整形,最好自己花時間去瞭解、翻譯所有信息。 記者 許琛 鄧勃   (2014-11-13 17:02:15)      【延伸閱讀】 三位漂亮女孩赴韓整容 手術失敗鼻歪臉斜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三名慘遭毀容的女子舉著整容前的照片勇敢地面對記者鏡頭說:“我們露臉是為了給想整容的女孩做一個警醒!”   羊城晚報11月12日報道 三位漂亮女孩分別赴韓整形,沒想到手術失敗鼻歪臉斜,且發生長達幾個月的術後感染。同病相憐的三人在韓國維權過程中結識。跨國維權異常艱辛,三人只好回國求助。昨日上午,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州一家醫院見到了這三位赴韓整形失敗的女孩,她們各自講述了自己不堪迴首的整容故事……   故事1   演員靳小姐   參加韓國選秀節目   赴韓免費整容失敗   靳小姐是一名影視演員,在2014年1月參加了一檔名為《許願清單2》的韓國選秀電視節目,接受赴韓免費整容。術後,她發現外貌離自己的想象有很大偏差:左右兩邊臉不對稱,顴骨一高一低,鼻子歪斜,最重要的是,自己最滿意的下巴被醫生縮了。靳小姐發現自己被騙後十分懊悔,她說:“手術後第二天就把我趕出院了,我一個人在外國又不知怎麼辦。”   在上海錄第二集節目前,韓國整形醫院承諾會給她作後期修複,條件是她要配合拍攝。“你們都不要相信那些節目啊,做個髮型化個妝還是很漂亮,可其實我的臉已經成這樣了。”靳小姐指著自己的臉說。節目結束後,院方沒有給靳小姐修複。據她透露,就連當初她報名的節目也只是韓國一家小電視臺的山寨出品。“他們當時是說《許願清單》是韓國和上海衛視合辦的,號稱是《Let美人》的中國版,最後我才發現根本就是盜用《Let美人》和上海衛視的名義,上海衛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靳小姐在異鄉踏上漫漫維權之路。但對此,院方態度十分囂張,“他們說他們國家的法律是保護整容行業的,而且合約里也清楚寫明瞭風險,我告不贏的,再鬧下去就要報警處理。”靳小姐告訴記者,所謂的合約她根本沒看過,簽字都是在她躺在手術台麻醉之後拿來讓她簽的。靳小姐無奈之下只能用橫幅在街頭抗議,沒想到院方居然把她的照片印出來稱其是詐騙犯。   故事2   商人陳女士   輕信整容黑中介   中國人害中國人   深圳人陳女士曾經在從事服裝外貿生意時,結識了來自中國青島目前已經加入韓國籍的高珍。高珍是陳女士在韓國進貨、補貨的翻譯。陳女士當時選擇她正是因為都是中國人。“我對她很好,每次去韓國都帶四五百元零食給她。她在一家百貨公司當店員,業績不夠時,我經常給她兩三萬人民幣讓她幫我買人參。”   合作一年之後,陳女士打算結束生意去留學。不料,得知消息的高珍持續4個月給陳女士打電話,邀請她去韓國整形。陳女士向記者展示了自己整容前的證件照,照片里的她五官端正,十分漂亮。陳女士說,自己做服裝皮膚不太好,高珍便說整容後臉會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陳女士說當時自己雖然心動,但是仍不放心,高珍瞭解後經常打電話給她說,“你什麼時候來啊,今天做完的一個姐姐變得很漂亮啊。”為了讓陳女士上鉤,高珍還稱自己介紹的這家診所不接待一般人,在這裡做的都是中國國寶級的人物,到韓國的診所後,診所甚至出示了一張國內某明星的照片稱是在自己這裡做的。   打消疑心的陳女士答應做鼻子手術,醫生竟要取她胸部下麵的一根肋骨。“我不願意,可是中介和醫生都說我必須得做”,陳女士哭訴。原來,醫生為了練習取肋骨而把她當成了實驗品,肋骨那裡疼了三年,線都沒有拆乾凈。   手術結束後,陳女士照鏡子發現不對勁,便找高珍詢問,沒想到對方稱還沒消腫,讓她不要說話。之後,陳女士也找過高珍討說法,沒想到對方稱自己並沒有拿過陳女士一分錢,並叫囂讓她拿出錄音來。“我哪裡有錄音啊,怎麼會想到這麼信任的人會騙我,兩個月之後,電話就不通了。”陳女士說。   中介找不到、醫院不管不顧,陳女士只能找韓國警方。誰想到,警方拿出厚厚一沓資料稱都是中國人整容失敗來維權的,跳樓的、自殺的比比皆是,但是真正維權成功的只有幾個,都是臉爛成骷髏的。   故事3   宓小姐   前後花去廿多萬元   鼻子沒變靚反毀容   同樣的遭遇也發生在宓小姐身上。宓小姐去年9月因受韓國整形真人秀及韓劇影響,決定赴韓整形。   到達韓國後醫生根據她的情況指出她鼻部稍有不平整,額頭較高,需做出鼻部綜合整形以及髮際線下移的手術設計,即頭皮掀起向下拉一釐米,手術費用共人民幣15萬元。   術後,宓小姐的鼻部開始嚴重感染,腫痛讓她徹夜難眠,而且額頭上出現疤痕增生。隨後五個月,因為鼻部感染問題,韓國醫院讓她服用抗生素,但沒有解決問題。年底,宓小姐再次赴韓修複,取出鼻假體。在她第二次修複時,她碰上一個韓國黑醫托,接受“安多泰”提升術和激光融脂瘦面頰部,共花費人民幣7.5萬元,術後出現右側臉部至太陽穴長期的疼痛、嘴角麻木、顴骨高聳、眼角明顯疤痕、下頜邊緣凹凸不平等問題。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儘管韓國是整形大國,但整形外科市場存在諸多問題,比如非法中介要求過高手續費,赴韓整形昂貴的手術費當中相當部分是中介費。此外,“影子醫生”代理手術也是詬病最多的地方,醫院很多對患者進行過多麻醉以隱瞞“影子醫生”操刀。   咨詢過專家之後,靳小姐和陳女士也紛紛回憶起上當受騙的環節……   靳小姐回憶說,為她實施手術的醫生是在韓國非常有名的醫生,而極其不專業的術後效果實在難以讓她與這位名醫對等起來。聯想到院方迴避推諉的惡劣態度讓她不得不懷疑是“影子醫生”操刀所致。   陳女士會英語,在手術後曾和做了手術的韓國人交流,她和我做了一樣的手術,但我的價格是她的10倍,而且韓國人可以分期付款,術前支付定金,術後看到效果滿意了才支付剩餘款項的。   法律專家   跨國糾紛維權難度大   廣州市大同律師事務所主任朱永平認為,三人的整容維權屬於跨國民事糾紛。如果雙方在手術前有簽訂合同,合同註明允許在出現糾紛時,可以選擇國際法解決糾紛的,那麼原告和被告可以選擇一個第三方訴訟地,比如香港或者中國內地。遺憾的是上述三人均沒有意識到跨國整容可能出現的意外,並未事先做好這方面的工作。因此靳小姐等三人維權的難度會更大,受害者只能在領事館的幫助之下,爭取更多的簽證時間,在韓國通過司法途徑維權,沿用的也只能是韓國的法律。   朱永平說,這些案例給有意赴韓整容的人帶來警示,整容前最好在律師幫助下,跟美容機構先簽訂詳細的合同。此外,整容機構最好選擇在中國有分支機構、有法律履行能力的,方便在發生糾紛時進行有效維權。   美容專家   整容選專家不要選國家   中國醫師協會與美容分會會長、廣州美萊院長高建華認為,其實韓國與中國乃至所有國家一樣,有好醫生就存在壞醫生。消費者在求美問題上,選擇的應該是專家,而不是國家。只要技術高超,具有行醫資質,是哪個國家的反而不那麼重要。赴韓整形確實存在幾個客觀問題,一是距離,長途跋涉造成抵抗力下降,感染幾率增加,術後匆忙返國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不利於身體恢復;二是信息不對稱,在單身赴韓的情況下,身處異國與醫護人員溝通困難,很容易因為言語問題而導致信息不對稱情況。因此,消費者切勿盲目受韓劇誤導,衝動赴韓整形。   對於如何避免遭遇中介的問題,高院長表示黑中介難以避免,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韓國整形。深受黑中介之苦的陳女士也建議千萬不要找中介,在金錢的誘惑下韓國的中介行業十分混亂。如果一定要去韓國整形,最好自己花時間去瞭解、翻譯所有信息。 記者 許琛 鄧勃   (2014-11-13 16:27:13)      【延伸閱讀】韓團2NE1成員敏智疑整容:鼻梁變高 眼睛變大   [摘要]韓國網友評論“無論什麼適當是最好的... 不要再做了”。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NE1成員敏智出道時素顏照(右)和現在照片對比。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NE1另一位成員樸春曾承認整容   騰訊娛樂訊 韓團2NE1成員敏智近期照片引起網友關註,現年20歲的敏智出道時只有15歲,那時她塌鼻子、小眼睛,但近期的表演視頻中,敏智突然“大變臉”,鼻子變翹眼睛變大,像變了一個人。韓國網友評論“無論什麼適當是最好的... 不要再做了”。   (2014-11-12 11:30:05)      【延伸閱讀】赴韓整容變毀容 三位中國姑娘在穗哭述遭遇(圖)來自浙江的宓圓圓、山西的靳魏坤、深圳的陳怡麗,11日在廣州美萊醫療美容醫院向專家和媒體記者們哭述遭遇,尋求幫助。 劉衛勇 攝   中新網廣州11月11日電(記者 王華)有統計數據顯示,赴韓整容的外國客近七成為中國人,然後這股整形美容的“韓流”中也有不堪的一面。原本很漂亮的三位中國姑娘赴韓整容,豈料反被毀容,跨國維權過程中備受屈辱,在簽證到期情況下只能回國求助。   來自浙江的宓圓圓、山西的靳魏坤、深圳的陳怡麗,11日在廣州美萊醫療美容醫院向專家和媒體記者們哭述遭遇,尋求幫助。   據韓國《中央日報》數據顯示,2013年赴韓國整形的中國人達16282人,占在韓整形外國顧客的67.6%。比排名第二的日本人數高出約10倍。也就是說,每10名在韓整形的外國客中就有7名是中國人。首爾的狎鷗亭洞被稱作韓國整容一條街,不到3公里的範圍內彙集200餘家整容院,大部份做的是中國人生意。然而,這股整容“韓流”中存在著極大的風險。   受韓劇和韓國整形真人秀影響,三位漂亮的中國姑娘也加入到整容“韓流”中,結局卻很悲慘。演員靳魏坤於2014年1月被整容秀節目《許願清單2》選中為打造案例,免費赴韓整形。她分別在三天內接受兩次全麻,實施了共7項手術。術後,她的外貌出現巨大落差:臉部嚴重不對稱、顴骨一高一低,鼻歪嘴斜,連原本最滿意的下巴也被後縮,口部附近神經壞死。事後,她才得知,她參與的節目是“山寨”出品、盜用名義,和所謂合作的國內電視臺根本沒關係。   宓圓圓則是在2013年9月赴韓整形,花費15萬元進行了鼻部整形及髮際線下移手術。術後出現嚴重感染和疤痕增生,再赴韓修複時又遇黑醫托,花費7.5萬元接受提升術和激光融脂瘦面頰部。如今的她,太陽穴長期疼痛、嘴角麻木、顴骨高聳、眼角有明顯疤痕、下頜邊緣凹凸不平。   從事服裝生意的陳怡麗,在曾經聘請的韓語翻譯高珍(音)游說下,2010年花費15萬元在韓國進行了鼻綜合與隆下頦手術,主刀醫生切去了她部分唇部組織。術後的陳怡麗鼻歪嘴斜,面部肌肉僵硬。4年來,她花費40多萬元多次赴韓進行修複。赴韓整容的“噩夢”,令她無心生意、敗光家中買房款,眾叛親離。   “我們可以接受醫生的失敗,因為醫生不是神,但不能接受被污辱對待。”三位姑娘表示,在韓國維權過程中遭到威脅、毆打、污言穢語羞辱,跑到警局、找了律師卻面臨告不進、投拆無門的窘境。   據瞭解,三人是在維權過程中結識,而在網上因同類遭遇結群、抱團取暖的至少有40多人。   中國醫師協會美容與整形醫師分會會長高建華教授指出,赴韓整容存在三大風險:無法溝通、無法維權、無法安全手術,“求美應選專家而不是國家,美容不能盲目往國外跑,這比撞大運還不靠譜,因為一切你都無法掌控”。   廣州美萊整形科主任羅延平表示,美萊經常接到韓國整形失敗前來修複案例,三位姑娘修複難度也較大,院方聯同高建華會長將為姑娘們會診、提供幫助。   羅延平主任說,韓國GDP的4%來自整形美容業,當地政府對此非常重視,實行強勢推廣。但由於人口基數小,韓國手術量與中國沒有可比性,而外科醫生的技術更多靠臨床積累。實際上,在技術、硬件水平、標準化操作甚至監管方面,中國均超過韓國。即便求美者非常喜歡韓式手術也大可選擇國內機構具資質的韓國專家,也比赴異國求美安全很多,出國整形還需理性對待。(完)   (2014-11-11 23:06:18)  (原標題:委內瑞拉女性痴迷整容 外媒:顏高於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